首席律师
武汉商标律师武汉专利律师武汉著作权律师武汉知识产权律师
伍松律师
  伍松律师,是武汉资深律师,武汉大学法学硕士,湖北旗开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电话18971601369。伍律师擅长各种民事纠纷,多年的律师生涯培养了敏锐的洞察力,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诚实、敬业、审慎的行事... 详细>>
联系方式
律师事务所:湖北旗开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18971601369
办公电话:18971601369
联系邮箱:29567672@qq.com
联系地址:武汉硚口古田四路 武昌鲁巷(就近预约)
您的位置:武汉律师 > 业务分类 > 债务纠纷 > 正文

委总统下台欠中国650亿债务会打水漂?

来源:武汉律师  人气:  时间:2016-06-22 10:27:35

前一段时间,政局动荡的委内瑞拉有可能失约中国650亿美元巨额债务的到期偿还,曾经牵动着中国对外投资与海外收购的神经。委内瑞拉的债务失约***一个潘多拉的魔盒子,极可能引爆中国舆论场上的愤怒情绪。毕竟,这都是中国累积30多年的血汗钱,要是真的打了水漂,不好交代。
也有一些西方大国污蔑中国对委内瑞拉的投资是在搞帝国主义殖民,并在暗中鼓惑、支持反对派搅局,以石油危机、债务失约的形式让中国的巨额债权打水漂。这是打击中国政府威信的一条毒计。政权倒台,债务失约,这在历史上也是不乏其例的。所以,人们担忧中国在委内瑞拉的巨额投资被打水漂,也是不无道理的,也绝不是自己吓唬自己的杞人忧天。
石油市场深陷目前低价位的困局,针对的不全是俄罗斯,也还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地连累到了中国,委内瑞拉岌岌可危的债务违约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在这一危机的应对上,中国没有在委内瑞拉现政权上的一条道地走到黑,而是采取了灵活务实、两边接触的做法,展现了自己的政治智慧,有力地规避了这种可能的债务违约风险。
据英国《金融时报》6月20日报道,中国正在重新谈判之前提供给委内瑞拉的巨额贷款,并会晤了该国的政治反对派。此举标志着中国对委内瑞拉的姿态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过去10年借给委内瑞拉650亿美元的中国,希望在现任总统马杜罗下台情况下,其继任者将继续履行偿债责任。
委内瑞拉是中国在南美的一个战略支点,也是中国海外能源的一个重要来源。中国和委内瑞拉的经贸合作以及中国对它的石油投资,是中国依托海外市场和资源确保自己能源安全的基石之一。然而,西方大国对俄制裁引发出来的油价暴跌,也宿命般地让委内瑞拉的经济中枪倒下了。目前,委内瑞拉正面临着200年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油价暴跌引发了它的经济崩溃和政治僵局。作为委内瑞拉最大的债权国,中国自2005年以来累计借给该国650亿美元,而且这波危机也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委内瑞拉用石油销售来担保其债务偿还的计划。
据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中方派出非官方特使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举行会谈,希望在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下台的情况下,他的继任者将继续承认欠中国的债务。
目前,委内瑞拉的政局正处于旧政权大厦将倾的前夜。马杜罗的地位岌岌可危,而以恩里克·卡普里莱斯为首的反对派影响力不断上升,其国内政局翻脸变天是迟早的事。
极为尴尬的是,中国和委内瑞拉反对派都必须接受的一个现实是委内瑞拉真的没有钱,双方只能在承认对华债务与展延还款期限上寻求各自的妥协和平衡点。被一些观察家们研判出来的情形是,委内瑞拉政府希望得到一个宽限期,其间只需偿付中国贷款的应付利息;中国接触反对派应是首先希望未来的债务协定不受反对党控制的国民议会阻挠,且反对党也承认新协定。
尽管中国以自己的灵活姿态接触委内瑞拉反对派,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但市场上的反应依旧不容乐观。
对于委内瑞拉可能在其国际交易上的债务违约的担忧,继续令市场不安,目前该国债券已跌至甩卖价,2022年到期的基准债券收益率高达33%。
另外,由于近来委内瑞拉国内政治经济形势动荡,马杜罗日前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并再次延长经济紧急状态。
更可怕的是由于国际油价暴跌,委通胀率已经高达400%,GDP萎缩7%,物价和2012年比已膨胀了1000%。作为一个严重依赖石油的经济,成亦石油败亦石油,是它的宿命。委内瑞拉经济的极度脆弱在于包括卫生纸在内的90%以上的社会商品须靠进口。没有了石油收入,其民生保障也就没了。据悉,近两年来,由于国际油价长期低迷,委石油出口收入锐减,没有足够外汇购买进口商品,因此产生了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食物、药品等基本生活用品极度短缺,电力也发生短缺。与此同时,各类商品却蹭蹭地飞涨价格,以致民怨沸腾,政局动荡。
在这种经济政治危局的煎熬下,委内瑞拉也还能如期偿还所欠中国的数百亿美元债务?
也许很多人都会作出负面的判断,悲观的预期,然而,根据一些国际媒体和中国驻外使节的分析,事情远没有糟糕到最坏的状态,仍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机会。
中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王珍20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资源型国家的资源还远没有枯竭之前,说其经济崩溃是不切实际的。委内瑞拉有丰富的石油和矿藏,这些资源只要开采出来就是钱。
再者,委内瑞拉目前的还款意愿也还是挺足的,并一直在努力按期正常还债。他们的总统马杜罗近期召开国际媒体记者会时强调,委一直正常偿还外债,近3年已累计偿还359亿美元,即使在今年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一季度也如期偿还了50多亿美元。
且不说委内瑞拉现在也还没有违约,就是心存违约的邪念,却也不敢违约。因为一旦违约,委主权债务评级将被大幅下调,现金流被冻结,海外资产遭查封,将不再可能从国际市场获得任何融资。没有国际融资,委内瑞拉还能拿什么进口食品、药品等生活必需品。没有这些东西,民又何以生,何以活,社会情绪又何以不沸腾。这些利害关系,也在紧紧地卡着委内瑞拉政府会尽全力避免违约。
最后,中国在委内瑞拉的投资利益也还有一个最大的保险锁,就是委内瑞拉朝野民间与中国互利双赢合作的厚重意愿以及中国机智务实、身段灵活的姿态。中国和委内瑞拉之间的合作是国家间的合作,而不是中国与委内瑞拉一个政党的合作。这些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双赢的,不仅得到了委内瑞拉现政府和老百姓的支持,而且他们的反对派也愿意跟中国进行各个方面的接触。
在维护海外权益上,中国也许还会遭遇到诸多类似的总统和议会的权力之争,中国保持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固然非常重要,但也还有着更多两面打交道的政治智慧,不仅仅要善于和他们的政府打交道,而且也还要善于和反对派把持的议会打交道。只有这样,才可能在发生重大变局的国家,确保中国利益的最大化,即使有避免不掉的损失,也能使其降到最低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