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律师
武汉商标律师武汉专利律师武汉著作权律师武汉知识产权律师
伍松律师
  伍松律师,是武汉资深律师,武汉大学法学硕士,湖北旗开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电话18971601369。伍律师擅长各种民事纠纷,多年的律师生涯培养了敏锐的洞察力,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诚实、敬业、审慎的行事... 详细>>
联系方式
律师事务所:湖北旗开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18971601369
办公电话:18971601369
联系邮箱:29567672@qq.com
联系地址:武汉硚口古田四路 武昌鲁巷(就近预约)
您的位置:武汉律师 > 业务分类 > 股权纠纷 > 正文

盛大游戏资本乱局:团队甩手股权 银泰接棒难解纠纷

来源:  人气:  时间:2016-06-20 22:58:27

持续两年,戏剧性十足的盛大游戏回归之路继续上演新桥段。昨日有消息证实,盛大游戏管理团队已将所持股份转让给银泰旗下控股企业。而此时盛大游戏另两大股东中绒集团、砾系基金的争斗还未落定,远离股权纠纷的管理团队有意专心业务,但未必能在新资本角力下心无旁骛。
  银泰集团入局
  继去年11月完成私有化退市交易以来,盛大游戏股东间的矛盾屡次成为业内焦点。昨日盛大游戏宣布,该公司管理团队的持股公司亿利盛达已将所持有的9.02%股份及34.38%投票权转让给一家有限合伙企业,而这家有限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银泰旗下控股企业。
  这意味着,作为新投资方,银泰集团也加入了盛大游戏的利益纷争中。此次股权转让后,盛大游戏具有话语权的股东主要由三方构成,即上市公司中银绒业的控股股东中绒集团控制及关联的数家投资企业,上市公司世纪华通及其关联方上海砾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控制的“砾系基金”,以及新股东银泰集团。
  而此前以盛大游戏CEO张蓥锋为代表的盛大游戏管理层将不再持有盛大游戏股份。随着盛大游戏管理层转让股权,盛大游戏已经聘任原华数传媒副总裁谢斐为新任CEO。
  据公开资料,中绒集团、砾系基金、银泰集团目前在盛大游戏的持股比例大致为41.19%、43%、9.02%。
  对于股东变更,盛大游戏表示,现有管理层将专注于公司运营和业务发展。而银泰集团作为一家拥有多家境内外上市平台的多元化产业投资集团,有着丰富的资本市场资源和运作经验,将大大促进盛大游戏的后续发展。
  股东纷争持续
  盛大游戏私有化最早于2014年初启动,其间,买方财团成员发生多次变更,股权历经多次转手,也因此成为中概股私有化潮众多企业中最复杂的一个。
  几经易手背后更重要的原因是盛大游戏股东利益争夺。由于中绒集团和砾系基金背后站着两大A股上市公司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且两者均是可利用的盛大游戏借壳标的,因此两大股东展开激烈争夺。
  先是砾系基金方面声称被减少投票权,并怀疑中绒集团有意通过转移资产将砾系基金踢出局,后者甚至以香港法院禁令阻止中绒集团的一系列动作。
  而中绒集团财团自身也产生内讧,本与中绒集团同气连枝的7名合伙人也将中绒集团和董事长马生明告上法庭,声称中绒集团方面故意缩减合伙人出资额度,试图最大化占有盛大游戏回归A股的收益。
  这一纷争甚至牵连了盛大游戏的老东家盛大网络,盛大网络不得不以公告的形式撇清关系,不仅表明不持有股份,并说明此前授权的“盛大游戏”商标也将于今年底到期。
  对于新股东银泰集团的介入,在易观互动娱乐总监薛永锋看来,作为新股东,银泰方面有什么诉求还看不出,因此没有办法对局势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大股东之间的问题是难以缓和的,当前的状况还将持续”,他补充道。但对于股东之间的纷争,盛大游戏未予置评。
  团队压力不减
  实际上,由于股东纷争,最受伤的则是盛大游戏管理层。由于此前持股并拥有大量投票权,盛大游戏管理层被认为是左右中绒集团和砾系基金胜败的重要力量,联合任何一方都可以将另一方踢出局。
  管理层深陷利益纠葛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盛大游戏的复苏计划和正常运营。根据盛大游戏退市前最后公开的2015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净营收达到14.464亿元,比前一年同期下滑了26.1%; 毛利润为10.158亿元,与前一年同期的14.936亿元相比下滑32%。
  薛永锋认为,盛大游戏仍然处于一个较长的过渡期,股东纠葛也并非CEO能够解决的。而在过渡期进入到盛大游戏的新CEO并没有长期的规划。他判断,盛大游戏高管变动仍将持续。
  但谢斐表示,管理层通过出让所持股份引入新股东,正是为了管理层得以将精力和目光专注于公司运营、追求品质,“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她强调,银泰入股并不会影响盛大游戏现有的管理格局,董事会各方都高度认可管理层的能力和业绩,后者依然具有公司经营事务的决策权。
  薛永锋分析称,盛大游戏当前仍然依靠端游的IP进行手游的开发,一些新品也要靠联合其他厂商、产品及业务持续走“吃老本”的路。同时,创始团队出走严重,因此目前只处于维持正常运营的状态。“盛大游戏现在并不能放开手潜心业务和创新,因此亟待股东纠纷尘埃落定”,薛永锋强调。